【书香绵师 第5期】爱琴海的岁月

发布时间:2021-11-19 01:15:32      点击量:4

爱琴海的岁月

 

作者:黄江山

                  传媒学院20.6

  (图书馆读者协会会员)


朗读:陈梦煊

                   外国语学院20.3

(图书馆读者协会会员)

 

 点我聆听

地球上的蓝天和大海相应,风吹动海。云指引船。当激荡的土地汇聚成一串沙链。希腊半岛上的人,望向星空的银海。古老的克里特人向远方启航,高大的米诺斯迷宫和陆上的金牛带来的是手工艺的繁华。他们争斗,统合,贸易。唯独没有想到海岸线上会带来什么?就像十七世纪的帆船远航所向,二十世纪的星际迷航。探索,争斗,征服。草原上的战马,平原的决荡。多利亚人知道自己的安身之所不在草原,而在丰饶的海岛。巨石垒起城堡,狮子门欢迎勇士的凯旋。这是由迈锡尼文明带来的,爱琴海早期的夕阳。草原总是游荡着勇夫们,他们逐草而居,看见水边时的惊奇。带来英雄传说与黑暗时期。游牧民族的阿卡亚人征服了他们的先辈。将希腊的神灵从懵懂混沌的卡俄斯,变成奥林匹斯山上秩序井然的神谱。赫西俄德的苦苦求索,将杂乱无章的希腊神灵锻造家谱,神系的生殖原则,让神人同性同行。那是希腊人民朴素的宇宙起源论和自然演化观。以自我否定为动力的社会进化思想。那不同民族和地区神话传说相互混杂和历史演进的一笔烂账,让他锻造成了泛希腊宗教联系整个希腊的纽带。形态优美,谱系分明的大神,看见了盲目的荷马。指引他看见奥德赛和伊利亚特的征伐。是雅典娜发怒了,还是和阿瑞斯的赌约。盖亚生发的万物。宙斯竟逃过命运的一劫。那为自由所遮蔽的不可逃避的命运,必然性的降下征伐。俄狄浦斯实验过了,一败涂地。

于是,悲伤的希腊人将神话与戏剧结合,啊!多么巧妙的安排。不能逃避,就让他重演一遍,让世人惊醒。以期逃避这苦难。这就是希腊戏剧的起源为何是悲剧。人的生存是多么艰难,命运又是多么不幸。可遍体鳞伤之后的觉醒。那是悲壮中诞生的崇高。反者道之动,阿里斯托芬用喜剧来褒贬时弊,解构了神圣。它不仅以一种戏谑来讲述背后的苦,更将崇高典雅的整体主义和本质主义向自由散漫的个人主义和现象主义演变。从普遍性的命运向个体性的自我意识的转变。

希腊的城邦也将这戏剧在剧场中巡回演出,雅典成了希腊各个独立城邦的典范。一个个城市国家,除了文化上的脉络,政治独立,经济自主。可代价是小国寡民,地位平等。这种脆弱的平等随着波希战争的帝国主义而毁灭。雅典与斯巴达的争斗,也只是为亚历山大做嫁衣。那是亚欧非横跨的岁月。多么令人神往,爱琴海的岁月,且随时光,留后人慢慢寻觅。

 

 

 

 

收缩